哲哲要蛀牙了

✨P12✨一辈子吃不腻||卷黑K黑||千曜🍊绘果🌻||写文全看心情||脾气很好随便勾搭

(卷黑)《你还想挨打吗?》^哨兵向导^3.0

哨兵向导 未来架空

上一章:第二章   第一章

 

第三章


 “你好,卷毛。”
对面的粉发男人用着饶有兴趣的眼神看着他,按去电子板里的新闻信息坐直身体,喝了一口桌上的咖啡,“我已经知道了,机会是可以给的,但是我必须确保那个孩子不是反动派的。”
 “嗯,我可以保证。”听到话的卷毛点了点头,认真的看着Pi。
 “你用什么确保?你认识他多久?你怎么知道他心里什么都没有?我等会会找来一个向导进行确定。”Pi用不容拒绝的话下达命令,然后招呼了一下服务员给卷毛也点了一杯咖啡。
 “…”这种被怀疑的感觉其实很不舒服,卷毛皱起了眉,想反驳却碍于对方的职位而说不出口,“但是,纯黑不一定同…”
 “嗯,可以啊。”似乎是算好了时间,在卷毛还没把话说完的时候Pi的背后却响起了清脆的声音,声源就是卷毛和Pi一直话题的中心纯黑,而纯黑嘴角微微挂笑坐到了卷毛的边上,“你好Pi少将。”
 “嗯哼,你就是纯黑啊。”Pi点了点头看着纯黑落坐,然后眼神里的兴趣更加的深,嘴角越来越弯,“不是哨兵也不是向导?”
 “恩是的,普通人。”
 “是吗——”Pi思考了一下,最后也没说什么,直到纯黑的个人信息传到了他的电子板上。
上面纯黑的照片表情严肃,微翘的头发却很显俏皮。
属性:无
家庭情况:无

 “这里你的家庭情况是无。”
 “没办法,爸爸妈妈在纳德星球生下我的,后来就和...一个哥哥一起生活在这里了。”
 “哥哥?”Pi抬眼好奇的看他
 “对。”对于Pi的问题纯黑也就大刺刺的回答着,毫不隐瞒,然后感到眼睛一撮红色的头发落入眼旁,纯黑侧开头看见那大红色鲜艳的秀发一愣。
察觉到纯黑的视线,Pi明白似的转头看了过去然后笑了笑,“魔王,帮我试一下他是不是反动派。”
 “嗯。”被称作魔王的男孩也不认生就坐到了Pi边上,闭上眼睛,精神触觉一瞬间的滑入对方的脑内。
找寻着记忆,而魔王在看到那些零零散散却理顺的清清楚楚记忆的时候全身一震,惊诧的抬头看去纯黑。
「不要告诉他。」有什么东西通过精神触觉传回魔王脑内。
「知道了。」魔王小幅度的点了点头最后收回精神触觉。
Pi其实一直在观察他们两个,也自然看到了魔王那一瞬间的僵硬,皱起眉头询问道,“怎么样。”
魔王:“没问题。”
 “你确定?”Pi有点不相信。
 “卧槽!我平时可是掌管两个傻逼的精神空间的,这点你还不相信我。”魔王鄙视道。
 “…”Pi闭上了嘴,选择喝光杯子里的咖啡,也不去戳穿,从电子板里打开一个系统,用手指拖出通行证放入纯黑客户端的手表里,“四天后考试,一共三场,机械、战略方案、普通语言考试。”
 “好的明白了。”纯黑点开通行证确认无误后感谢的笑了笑。
 “纯黑。”Pi的表情却相反的一瞬间冷淡下来,“你的哥哥是谁?你背后都有谁?”
 “什么?我哥哥?您可以自己查很好查的。”
 “那你背后...”
 “少将,你在这样问下去要触犯法规。”一直沉默不语的卷毛突然把杯子哐放到桌上,“如果可以,我们先走了。”
 “…失礼了,抱歉。”Pi垂目叹气,倒是魔王目送着他们两个离开。
 “你怎么了?”魔王询问。
 “我嗅到了那个人的信息素。”
 “他已经死了,Pi。”

 “干嘛生气啊?”被卷毛拽着跑到纯黑简直不可理喻,“放手,痛。”
 “抱歉…”听见痛卷毛才意识到自己的手劲太大,赶紧放手。
 “怎么了?”
 “不喜欢他怀疑你。”
 “……”纯黑先是一愣但是马上就笑了起来“哈哈哈哈白痴。”
 “干嘛你才白痴!”
 “好了好了。”纯黑的眼睛眯的像只狐狸,“嗯哼,没事啦!”
 “嗯。”
 “你有什么书嘛?”见对方还心不在焉,纯黑眨巴了两下眼睛然后开口询问道,“那些什么战略之类的。”

这是一种安抚大型犬的方法,纯黑这样安慰自己。
 “有!”显然还是成功的,那么一大只的卷毛终于没继续塌拉下来的狗尾巴似乎又开始晃了起来,“要来我家吗!”
 “行啊。”
 “好!我们走。”

后来的纯黑想起这件事他还是很后悔,“早知道就不去你家了,这样就没有现在这么多麻烦事了。”
卷毛表示:“哎!怎么这样。”
当然那都是后话。

卷毛的家挺大的,两卧一厅,但是纯黑觉得哨兵的屋子真不敢呆,看着放了不知道几天的泡面纯黑强迫症犯犯犯。
他们是在卧室复习的,说是给纯黑补课到结果都是纯黑给卷毛补课。
 “渣渣!不是这个!”
 “去去去,明明是a3617。”
整一个卧室就这么进行到了六点,卷毛终于愿意收拾了泡面炒点小菜了。
 “我想吃肉——”
 “没肉,只有大片的火腿肠,要不和汤一起烧?”
 “白痴啊,夹面包才好吃。”
 “行行行夹面包。”
简易的一顿饭以后又是疯狂的学习,其实不得不说这些教科客户端还是有点用的,纯黑在那之前也不是全都知道,学到新知识的他心情大好。
 “都11点了,我睡客房你睡这里好了,我先去洗澡。”关掉电子板卷毛理好草稿纸,向厕所走去。
门在背后关上,纯黑竖起耳朵听见了卷毛开水的声音,拿出一个小小的戒指,戒指在纯黑的晃动下显示出一个屏幕,上面显示正在呼叫。
 “喂,纯黑。”
 “啊,我今天不回去。”放轻声音确定卷毛听不见,“这几天都不回。”
 “好,今天顺利吗?”
 “其实差点被发现。”
 “什么?你是向导?”对方声音里有些调笑。
 “不是,是发现你还活着。”
 “....你们一起的是Pi?”
 “是的。”
 “那就注意点吧。”对方声音明显是软掉了,赶紧说了句再见就挂了。
纯黑挑了挑眉把戒指塞回裤兜,站起身来随意的转悠,最后一下躺倒在床上,柔软的床让他陷入,几乎可以直接进入梦境。
可是马上的,他就遇到了麻烦事,哨兵的信息素疯狂的往他鼻中钻,让他全身泛起了鸡皮疙瘩,下体有立起来的意思,纯黑吓得赶紧从床上起来,像踩了尾巴的猫,脸色微红刷刷的冲进客房噌的钻了进去。
等到卷毛叫着他名字推入门以后他一跳,“我在这里睡!晚安!明早再洗澡。”
 “哦…喔喔!”
卷毛虽然有些奇怪但是对纯黑还是很服从说了句晚安就退了出来,刚刚洗完澡的卷毛嗅觉有些变差再加上困意席卷他完全没反应过来已经有那么一丝不会被发现的信息素传来。
当然,那也只是一段时间。
半夜惊醒的卷毛表示整个人都不好了,甜到极点的味道让他疯狂,召唤出了他的白虎冲向客房,而客房里的被子团因为他的到来而一震。
 “不要过来!”纯黑叫道。
 “纯纯纯黑你怎么了!”卷毛努力压制自己。
 “我说了不要过来。”纯黑从床上坐起身,发着抖所在床与墙壁形成的墙角。
卷毛点点头往后退,命令白虎慢慢往前挪,纯黑看到了以后真的和炸毛的猫一样,从喉头发出声音。
全身都疼,疼的要死的。这种感觉以前也有过一次。
觉醒。
 “纯黑,没事的没事的。”卷毛赶紧阻止白虎,咽了口口水,扶平自己心里的野兽,快点别闹!纯黑现在还是惊恐状态,“纯黑,我不会对你做什么的!”
 “滚!”纯黑还在拒绝他,卷毛咬了咬牙。

“纯黑…相信我。”

“滚!”可是对方显然还是不给他面子,于是他怒气在慢慢燃起。
 “你这样会精神奔溃的”卷毛的愤怒促使着自己的信息素更加强烈,手一下砸到墙面,血开始顺着伤口留下,他也不再管什么冲上去一把抱住纯黑。
 “滚开!”
信息素的包围让他全身一瞬间膨胀的疼,没修过的指甲狠狠划过了卷毛,卷毛也不在意就是这么抱着,抱着、抚摸着对方的背,“没事。”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卷毛身上的冰凉还是渐渐习惯了哨兵的信息素,让纯黑终于放松下来不再挣扎,呆在卷毛的怀里,“卷...拿...裤子...”
 “要穿裤子?”卷毛其实也很难忍啊,但是这也是为了纯黑。
 “袋子...”
 “口袋是吗。”卷毛一手还是搂着纯黑一手拿起了裤子放在床上,从裤子口袋里拿出一个戒指,“这个?”
纯黑颤巍巍的拿出戒指,他疼的想哭只能像是抽泣一样的在卷毛的怀里找更舒服的位置。
晃了晃戒指,他根本没什么心去管什么戒指便卷毛面前拨打了他的'哥哥'。
 “去你大爷的纯黑!我在睡觉。”
 “芬...芬达...药剂。”
 “......你觉醒期了?地址给我!我马上到!”
电话挂断了,纯黑急促喘气的拉了拉卷毛,“拜托发给他地址。”
其实到现在卷毛都是一脸不好,很多疑问在脑海里冒出,不过在这个之前他还是很速度的发了短信和一个通行卡。
 “纯黑,我先帮你。”

--TBC--

 

评论(7)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