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哲要蛀牙了

✨P12✨一辈子吃不腻||卷黑K黑||千曜🍊绘果🌻||写文全看心情||脾气很好随便勾搭

【P12】《pet》

*非全注意 双P12注意

【P12】《pet》

永无白天的乌可镇,再灯火辉煌也一样的黑暗。喧闹的奴隶买卖区一样挤满了魔物,挑选着合适自己的奴隶。

这个世界四分之一已经由魔物掌控,最大的城镇乌可镇已经是他们的天下。

普通人也好,魔法师也好都赶紧的逃离这个本来繁花似锦的地方,没逃走的就被抓走放入拍卖市场当做奴隶贩卖——甜美的魔法气息和人类的清香灵魂。

魔法师的相貌都是美丽动人的,出生就受到了上天的恩赐。而人类的相貌却相对平凡,所以贩卖的等级和价格就低下了。魔物在增加魔法师在减少,而且他们只能在这个乌可镇活动导致魔法师越来越少越来越少,渐渐的他们只能抓住误闯误入的那些年轻法师来贩卖,而年轻法师即便魔法气息还没有相当成熟却也被叫做了极品。

12Dora本来是准备假装装成奴隶然后攻打城镇的,但是他失败了。

而且还很惨。

他觉得他自己还是太天真了,就应该听Mike他们的话,不知道Mike他们会不会想办法救他啊。

 

笼子,项圈,红色的天鹅绒垫子,黑色的头发贴着白的不自然的皮肤,绿色的瞳孔里的嚣张气焰。

没有错的,12Dora。

“Pi,那个是12吧。”

“恩…”Pi点了点头,从左边的宝座上起身,铆钉靴上扣着链条,发出哒哒的声音。他慢步走了过去。

无数的眼睛看着他,大厅一共有五个笼子,每个笼子里都有一个貌美如花被抓来的魔法师,香气熏着所有人的鼻让人有稍微的眩晕感,要是低等魔物早就冲上去了吧。

“等等啊,别那么快啊,先听听他们说什么。”阿皮笑着阻止已经离开他两米远的Pi“别着急别着急,从左到右贩卖者一一讲讲。”

“…恩”被叫住的Pi不是很开心,眸中明显有些愤怒,他看了一圈大厅,见一些人畏畏缩缩鼻尖发出嘲笑一样的哼声,最后视线还是放在了最右边那个笼子,别人可能会因为人多所以分不清谁的气息更加强烈,但是Pi却可以明显的感觉到12放出的烟草味。

特别的香。

“可以讲了。”阿皮用手指有节奏的敲击着宝座上的扶手,看向最左边一个耳朵长得不对称的男人,憋住笑他听见男人刺耳的声音响起。

“我这个是前些日子刚刚被抓住的,还是处女。”

这一个处女足以镇压全场了,少之又少的东西现在在所有人面前。一头金发和满是泪水的紫瞳,怎么看都是一个美人。

第二个是一个少年,雪白的肌肤粉红的脸颊。

Pi连一眼都不愿意看。

第三个是一个大波浪卷的女人,长得有点像他们的熟人。

第四个是颤抖着的瘦的只剩下骨头的很小巧的女孩,估计是那些他的皇亲贵族喜欢的类型。

第五个。

全场很明显的感觉到了这对兄弟的眼神一瞬间认真起来,边上站着的魔物本来因为前面几个而消去一半气焰的魔物在感觉到视线而一瞬间挺起了腰“他是昨天抓来的,暂时只是用笼子封印了能力。”

大厅一瞬间喧哗了起来,魔物们交头接耳“开玩笑不怕出事吗!”“再怎么说也该用专门的药封印住啊。”一时半会还叫不住他们交头接耳。

“安静。”

直到听见Pi带着明显生气的语气,大厅又一次恢复曾经的宁静,Pi用着血红色的瞳孔环顾一圈又绕回12身上,他缓步走了过去停在12的笼子面前,12这才转头正眼看了过去。粉色的长发红色的瞳孔,买记错应该是弟弟Pi。

而远处也看着自己瞳孔颜色偏淡的应该是哥哥阿皮。这两个比恶魔还要恶魔的堕落战神,魔界的未来之王。

说起来他们两个很好笑,出生前产检时候以为只有一个孩子然后他们的父亲就给他取名为Pi,后来出生以后发现是对双胞胎,魔物的名字必须在出生前取下,正当大家特别烦恼的时候,哥哥死去了。

所以弟弟名字是Pi,可是按常理放三日然后埋葬的哥哥在埋葬前突然复活,名字只有一个,但是杀死丢掉什么的他们的母亲千百个不愿意,最后哥哥只能取一个谐音来得到半点的祝福。

一个擅长言辞,一个擅长斩杀。倒是也不错啊。

“呵呵…”12抖了抖肩膀笑了笑,啊好想抽烟啊。

“笑什么?”Pi蹲下身子和坐的如同大爷的12平视,便再一次被那香气捕获。

不会错的,八年前从别的魔法师手里解救他们的那个人。

那双绿的漂亮的瞳孔,绝对不会有错的。

“我要这个,哥哥你随便。”

“我也要这个。”

Pi话音刚落的时候,阿皮马上接话了。看见Pi转头看向他,他挑了挑眉“不行吗?”

“行…”

 

殿里其余的孩子被送给了他们的亲王和贵爵们,两兄弟今年只带走了一个奴隶。成为了一时的话题。

而一到手的12,他们两个马上就开始行动了,刚打开笼子,解开了项圈,12嘴角一咧一手向上就往要拉他出来的Pi甩出了火焰,Pi根本没想到会这样,还好阿皮思维迅速马上张开虚空吞噬了那团火焰。

“Pi,八年前是八年前。”

阿皮看着眼前张牙舞爪如同小狮子一样的12,手贴在墙壁上,蓝色的菱形方块张开如同藤蔓一样爬满了整个房间“你的能力是爆破和火焰我记得没错吧。”

“呵呵,你对爸爸我的态度好点啊?”

“…看来你真的是刚来的,连一点奴隶常识都没有。”Pi破开笼子的能力压制阵然后用炎热融开笼子。笼子如莲花盛开一样钢条一根根掉到了地上,他伸手一把掐住12的脖子,举了出来。

“不叫主人不会放你下来啊。”阿皮好笑的看着双手抱胸也没准备去阻止。

“呸…就你们..”

“…你果然很赞。”

能力压制阵在房间每一个角落都张开着,除非逃出房间要不他根本不可能用能力,可是他一时半会是逃不出去的啊,要不想办法得到兄弟两的信任?阿皮太精明不可能,Pi…还有可能。

但是现在他首先没法继续思考哪怕一点点事情,其次…得到信任?想太多了吧,现在要是讨好百分百就被揭穿吧。

 

“嗯嗯嗯….”

那是可以做成饮料的魔界最丑之花的液体,被灌在小小的白色的瓶子里,连着软管最后塞在他的穴亴中,软瓶子随着挤压,把粘稠的液体大量大量的送到了里面去,冰冷的感觉刺激的他大腿根到脚趾发痒,已经往里面挤了好几瓶了,发胀的感觉实在不好受。

“这个东西的液体之所以做饮料第一是好喝,第二是因为它的液体可以清除脏污并且蒸发,在这个过程中的感觉让那些低等魔物喜欢,而魔法师…”阿皮用力把最后一点液体挤了进去以后“等会你就知道了。”

 

身体里面越来越清晰的异样让他一瞬间全身发软,微微的刺感像是出了汗的衣服黏住的感觉,让人不舒服。

但是这种感觉越来越大,刺痛感越来越大,渐渐的那种疼痛可不是一般人可以承受的了。

“好痛!呜呜呜呜!”

那是那种痉挛一样的感觉,但是肚子口痛的像是要被撕裂一样,12的瞳中马上满是雾气,颤抖着卷缩在白色的毯子上抽动着,蔓延全身的疼痛根本没法让12停止叫声,汗水滴滴答答的落下。

Pi蹲下身然后坐下饶有兴趣看着眼前的12“求饶吗?”

“…滚”

“行啊。”Pi一把拎起12,把12抱到自己的腿上,感觉到坐在自己腿上的人的颤抖,Pi笑了笑拉开了他的短裤用有着超长的指甲刺入稚嫩的内亴壁,本应该有的痛感早就被盖住了,Pi指尖发力紫色的光晕传入内亴壁,开始和魔界之花做拼搏,明明只是普通治愈术却让他掀起大大的巨浪。

两边的波浪互相打着,12全身泛红惨叫终于是变了样子。

还有一些没能自己消化的液体变得不再粘稠滴滴答答的落了下来滴脏了Pi的裤子,Pi也没在意,取出自己的性亴器毫不犹豫的塞入12根本没有前戏的穴亴中。

当然流出的水是好好做了润滑的,他塞进去的过程不是很艰难但是确实难为了12.“不要!啊啊啊!”

他根本没管12的阻止,开始做上下的运动,12两手拽住Pi的肩膀,颤抖着。闭着双眼,但是泪水还是随着嘴角的唾液混在一起湿哒哒的落下。

阿皮办了点事情回到卧室就看到这一幕,12的头低下着叫喊着,舔了舔嘴唇他关上门走了过去“偷吃。”

“我又不傻。”

阿皮也坐到白垫子上,伸出手盖在12的蝴蝶骨上传输着最简单魔的能力,但是就算简单魔法师体内也是不会接受的,而因为这样却会导致魔法在体内乱窜。

很简单的情亴趣方法而已。魔物对魔法师的。

“噫!啊啊啊啊啊啊啊!”

对12也很有用,不,应该说对能力越大的魔法师作用越大。

不一会12就只能抓着Pi的肩头抽泣着然后达到高亴潮,虽说不出所料。

但是他们没料到的是高亴潮以后12满脸泪却仍然不死心似得吼了一句“你们等着。”

 

----TBC?---

有没有后续呢【。

 

评论(24)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