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哲要蛀牙了

✨P12✨一辈子吃不腻||卷黑K黑||千曜🍊绘果🌻||写文全看心情||脾气很好随便勾搭

私我可爱滴咪咪😋

我!我!我有猫了!!

姜饼人有没有人打的
来点好友不啦(祈求的眼神
NSQDS5034

我真的很想要12和p12的谷子 晕厥

(p12/哨向)今天pi和12正式联结了嘛?1.0

^p12 而且非常非常年下
^哨兵pix向导12

第一章

经历了一年左右的无配对,12总算是迎来了他的新哨兵。他的前哨兵麦扣在一年前和一位向导相爱并结婚后,便不需要他这个难兄难弟的向导来帮忙了。于是他就这么处于无匹配状态度过了一年。
不过话说回来,他十分享受这样的一年,毕竟既不用给麻烦的要死的哨兵清理脑内混乱的垃圾、也不用去接那些可能随时丧命的任务,这些天他可以说是成天游手好闲的在星月塔里玩耍,偶尔还会去调戏调戏那些小新人们,过的不亦乐乎。这倒是让不少别的人不满了起来,可是白塔总核心「black」却像是听不到看不到演算不出来一样放任了他这么整整365天,让别人有苦难说。但今天、第366天的时候总算从个人中端向他发出信息———你要有向导了,12。
12看到消息的时候从半睡半醒的美梦中摔到了床底,在冰冷的地板上悲痛欲绝的哀嚎了一声,「black」当然也听到了,他马上就从终端里跳了出来,带着些许冰冷的电子音问,“怎么了?12。”
“小黑,你不能再放我1年假吗。”
“12你知道的,我已经收到了近百次关于你游手好闲的投诉,你的‘忧郁症’也该好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12大叫。
“又怎么了?”
“没什么。”顶着一头乱发12抬起手关掉弹出来的小黑爬上床准备再睡几个小时。小黑显然不会让他得逞,马上又弹了出来,“12,你该起床了,还有15分钟白塔B级人员就会带着你的新哨兵来见你。”
“....”12这下终于彻底清醒过来了,他瞪着眼睛恶狠狠地朝终端里显示的人形喊了一声,“我操!”

穿了一年的体恤突然换上西装的12非常不适,左手不停的拉着领口想让领子离自己脖子远一些,最后不耐烦的摘下了他花五秒打上的领带,扭开了领口纽扣,一脸人模人样的坐到房间外客厅等人,不过他一屁股坐在凳子上没有几秒就突然想了同样停止运转了一年的声音方块,就起身挑了一个水流声、一个下雨声。而门铃也很是时的在此时响了,他垂下头看了眼小黑,小黑了然的点了点头并在他终端里消失,同时还有门锁打开的咔嗒声,12清了清嗓子喊,“进来吧。”
“打扰了。”门口不熟悉的声音传来,等12又接了一声那人这才推开门。他转头看向来人,站在后面的那个穿着一身星月塔的制服,所以很明显,这个家伙不是打扰了他休息的哨兵,只是一个b级人员。所以12很快就移走视线放在了站在那个人员前面的粉发少年。
“你就是来星月塔的新哨兵了吧?”12也算是自来熟,他朝粉发少年笑了笑,并伸出手掌邀请他去桌子对面坐一坐,那个b级人员就领着少年坐到了对面,12见他们坐定后从兜里掏出一包烟,“不介意抽烟吧?”
b级人员听后摇了摇头看向pi,pi也跟着晃了一下脑袋,“不介意。”
“那就行,很多哨兵都因为我抽烟避得我远远的。”12抖出一根烟夹在指缝之中,点上火后吸了一口,在烟雾缭绕中询问道,“是来签联结协议吗?”
“是的。”b级人员从包里掏出协议书递给12,“pi这里已经看过了....哦不好意思,pi你来自我介绍一下吧?”
“....你好我叫pi。”少年声音很低,“是12先生的新哨兵,今年19。”
靠,19岁,你早点说...12无可奈何的掐掉了只吸了两口的烟接下那本协议,“哦好,我叫12,是个向导,SSS级的。”说完这话12还欠揍的露出了一个自信的笑容,但当他翻看册子的时候就被首页的他的哨兵简介上大大的3S印章闪的眼睛都给瞎了,我操!12在十几秒内第二次暗爆粗口并迅速翻过首页,结果看了一眼后面的条条框框就头更疼了起来,他糟心的捏了捏眉心翻到最后一页直接签上自己的名字。
“真的不仔细看看嘛?”pi疑惑地看他。
“不用。”12心想这还不都是麦扣写的,我还能不知道吗?
pi点了点头,“好的。”
b级人员拿过协议书,起身站了起来,“那我的任务就到这里了,pi的随身物有人会派送过来...此外12先生还有一件事就是您的哨兵今年还没成年,在成年之前不允许有任何生理、性上的联结,请您注意。”
“我明白。”12顿了一顿又看向pi,“你的精神体是什么...”千万不要是蛇那种东西啊,12内心不由得祈求了起来。
“云豹...很可爱的。”
那就好,12放下了最后的颗心,朝pi指了指右边的房间,“这里是我的。”然后又朝左边指了指,“那个是你的,有点小不好意思,因为麦扣不常来这里,就只给他准备了个小房间。”
“我明白了。”

———tbc?———
写想写的一时爽 hhh
未来 平均人类年龄是150
12今年29 pi19 20岁成年 嘿嘿嘿

(P12)《芒果酒精》2.0

^未来+异能+年下

^1.0

 

2.0

 

12开会的时候可以说是魂飞千里了,哪怕是准备好的措辞也被他一句“啊?”给全部抵消了,还好本来就是麦扣准备好的,才没导致这次交易谈崩。

“以上就是关于这个新武器的全部了。”麦扣把投影关闭,环视了坐在两边若有所思的人们,“各位有什么意见或者建议吗?”

虽然现在是坐满了人,但是并不代表坐在这个位子上听着他们讲话的人就是了解武器并熟知武器的,甚至很多的人连人都没杀过,只是吃着白塔的用着白塔的做着绣花枕头一包草。

这句话问完着实让现场可以说是安静的连几十米远的蚊子叫都能听见,大家面面相觑都不知道该接什么,懂武器的今天大多数都没来,来的也都觉得8012社这次的设计可以说是非常完美讨喜了,就算是向来喜欢和他们关系不太好的白塔北区都没人起来接话。

“咳咳。”最后还是麦扣自己打破了这个状态,“过几天我们会邀请四区的将军与总管进行复论,大家可以总结问题到时候进行提出。”

一听有台阶了,大家纷纷点着头装模作样的说不错、好、这样才对。也算是终于找到了机会就快速的离开这块与自己几乎扯不上关系的是非之道。

而麦扣等到人都清的差不多了,才领着12离开了会议室,一言不发的回到了基地。

走在回房间路上的时候虾饺还不知死活的嘲笑12要被狂揍,被低着头的12一脚踹了出去。

不过意想不到的是麦扣并没有开口责怪他,只是透着眼镜淡淡的朝他看去,似乎在等他的一个解释,可是12喉咙发苦,一张灵巧的嘴闭的牢牢的,连一口气都没出来。见他这样虾饺无可奈的蹦跶到床上朝麦扣晃着尾巴,“麦爷,当家也不是故意的,他只是…”

麦扣却打断了他,“我想听他亲口说。”

虾饺猫嘴也跟着一闭,仿佛12附体一样沉默了起来。

等了良久,12才沙哑着声音开口道,“我…pi他…我遇到他了。”

“所以你就魂身分离?”麦扣竟是忍不住的笑了起来,“怎么?他怪你了?还是打你了。”

12摇了摇头,“他不记得我了。”

“那不是更好了?”麦扣推着眼镜应道,“你们又可以从头认识了,他反正也不知道你把他送给白塔的事情。”

这真的好吗?12心想,虽然刚刚慌张的那一瞬间也和麦扣是同样的想法,现在却觉得要是那小孩能上来揪着他领子问他为什么要丢弃他、为什么不一起去白塔,他可能也就不会这么懊糟了。

他这才想起来经常在梦里出现的小pi委屈的样子也都是他的幻想,他的pi根本连他的最后一面都没着。

这晚12又做了一个有pi的梦,梦里的pi已经是他今天见过的那个19岁的大男孩了,男孩个子已经比自己高出了一截,微弯着背双手环住他的腰,亲昵的不可思议,12听见那温柔的声音叫着他的名字,叫着他哥哥。12便也难得允许他人的亲近,他吹了口pi挡在眼前的刘海却被露额头pi的那个样子惹得笑了起来,他也回应了一声,“怎么了,小pipi。”

他那小pipi把脑袋搁到他的肩膀之上,温热的气息扑散在他的脖子上面就算是梦里12也没忍住打了一个颤,他刚想开口问道怎么了,就听见pi压着又软又低的声音说道。
“我真的恨你,12。”

 

接连着被噩梦弄醒了两天的12别说有多烦躁了,虽然这噩梦是他自己定位下来的存在,但实际上确实对他心理造成了很大的创伤,他蜷起身体哀叹了一大口气,却发现虾饺蹲站在床头直直的看他,12轻声喊了句卧槽吓死人了,就转身不去看这只已经成精的人工智能猫。

“你又梦见他了,12。”虾饺踱着步蹭着12被子外的脖颈躺下,“我发现了你这两天体能数值低下,最好去补充补充甜品。”

“你怎么突然像个人工智能了?”12没转身,就抬起左臂拿手敲了敲背后的虾饺,“说好的比真猫还要像真猫呢。”

“我担心我的主人就这么死掉..”

“操!”

“…说真的,那么在意,你就去告诉他吧?”

“告诉他什么。”12哼了一声,“告诉他,是我丢弃的他吗…虾饺,再怎么样,他现在都是白塔的人。”

 

——tbc——

一开心就会更文

现状态的pi 19岁 12 24岁嘿嘿

异能到现在还没有出场 下集就出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