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哲没有糖吃

山风红担团饭||吃翔受二受 本单位山组末子||ller果推千歌推||all12卷黑K黑P芬||长兄松极右||超级受控绝对不能逆||随便来找我玩呀💙❤️💚💛💜

(OS)《论有效激励不务正业up主的动力来源》上

^up主智x明星翔
^ooc!ooc!ooc!

《论有效激励不务正业up主的动力来源》上


“fufufu,那今天直播就到这里了吧?”说着结束语,连招呼都没有打的就自说自话的关掉了直播的大野智看着弹幕上一条条过去的'哎?!'稍稍勾起嘴角笑了起来。
「o酱最近是不是结束的有点早?」
「o酱又要去钓鱼了吧?」
平时不会再做回答的大野智,今天心情特别好的跟在后面发了条「今天翔君的新单发售了哦。」
「我就知道....」
毫不留情的关掉了直播界面,看向了他边上的袋子,要是他的粉丝们看到他现在这个样子一定会说他终于清醒了,上手拆开新单外的透明塑料纸,看着清晰的单面不由得发出了满足的叹息声。
这张是樱井翔十周年的新单,新单不像往常的阳光而清爽的风格,是一个全黑的底,上面是樱井翔完美(至少对大野智来说)的侧脸和闭着的眼睛卷翘纤长的睫毛落下的阴影,虽然这张大头照没有拍到大野智最喜欢的嘴唇,但这些足够让他心都跟着抖三抖。
总的来说也是樱井翔十周年给饭的一个小福利,毕竟新曲是首小黄曲,名字叫taboo,歌词非常符合这首歌的名字,真的非常的'禁区',让人忍不住尖叫。
听着歌的大野智今天难得没有跑出去钓鱼,而是选择了蹲在家里来回听个爽。

他活到现在,有个非常喜欢的爱豆,钓过鲷、钓过鲨鱼、以前做过面包店,虽然现在放弃了在做知名up主,唱唱歌跳跳舞直播直播赚的钱也不少,运气好的时候还能得到来自自己友人相叶雅纪带来的设计工作,活得非常满足。
然后直到今天,被相叶雅纪硬拖过来说是一个非常大的设计工作,一边懒懒散散的跟在后面一边又吐槽着说你直接带回来不就好了吗?
虽然相叶雅纪不停的说是很大很大的任务实在是没办法啦,金主想见你啦,他还是呜呜呜的撒娇说想去钓鱼啊。
再然后直到他见到相叶雅纪嘴里的大任务的金主以后,大野智简直想把刚刚的话都吞回去。
在他眼前的,是他饭龄7年以上的他的爱豆,樱井翔。
樱井翔本来在看报纸,看着相叶雅纪把人带了进来以后放下了报纸看向了他。
“哎..?哎?!”大野智瞪着眼睛看着眼前的人,眨了两下或许以为自己产生了幻觉,边上的相叶雅纪了然的对樱井翔说了几句然后和大野智道了一声就出去了,留下来还在惊吓状态的大野智和一脸疑惑的看他的樱井翔。
“怎么了?...嗯?大野君?”
“啊...不...没...”大野智头摇的和拨浪鼓一样,身体仿佛终于是属于他自己的,踩着小步弯着个猫腰凑到樱井翔边上,“那个我是翔君的fan。”
“哎?哈哈哈哈谢谢。”哪怕是客套话在大野智耳边也是别样的甜,啊这个人生人比视频里的简直好看一万倍,那双大眼睛真是可以把人吸走,还有那个嘴唇,真是太可爱啦...不好、大野智扭开头咳一声掩盖自己的想法,最后想了想樱井翔的性格开始郑重了起来。
“翔君要设计什么?”
“演出服。”樱井翔看他进入工作状态,也调整了坐姿进入工作模式,摊开了许多张纸,垂目指着纸上的要求,“是新单的演出服...不好意思你知道我新单吗?”
“我知道。”
“那就好说了。”樱井翔勾起嘴角,笑着看他,“我希望你可以多设计几套方案,我们之后可以一起挑选讨论。”
“哎...哦...好。”
等等这就意味着自己还能见到樱井翔?!大野智已经不知道开心的怎么样了,随后他还被要了手机号码。
“那拜托了。”摇晃着手机樱井翔和他道别,“下次见,大野君。”
“哦哦!下次见翔君。”
捧着手机第一次,大野智第一次觉得自己手机和宝物一样贵重了起来,开心的有点飘飘欲仙。

--tbc--
谢谢板子帮我改的名字嘻嘻hhhh

(AS)来自一个骗子的教训(R)


*AS!AS!AS!
*肉肉肉肉!就是块肉 没啥剧情!
*ooc!ooc!
*好久没写肉了 写死我了....就这样了




http://zhezhexiaoshuaibi.lofter.com/post/1d02e34f_1008b1d3

不要点图的赞爱你们❤️

(向哨/os)VanillaRian香草雨

和板子的接龙@一块板子 

*第一章地址看评论
*山组os
*含一点点竹马
*向哨 向o 哨s


第二章


关于房间二宫当然是和自家的哨兵在一起,松本润又是单独一个人的房间,留下的樱井翔和大野智便自然而然的分在了一个房间。
“智君,我有一件事要先和你说好。”樱井翔盘着腿坐在床上,表情有点严肃。 正在喝水的大野智连忙放下水杯正坐“怎么了,翔君?” 

“我晚上睡觉的时候…可能睡相会很差劲,所以智君请一定要小心。”樱井翔摸着脑袋,一副很困扰的样子。

 “哈?”大野智有点不知所措,明明是两张单人床,相距还有些距离,他实在想象不到除了要抓捕的哨兵们突然袭击过来以外还会有什么危险可言,但还是点点头回答道“嗯…知道了。”

 如果是一个人的话船上的抓捕行动可以说是非常无趣而且危险的,但有一起出任务而且很快就混熟了的伙伴,就算是在开紧张的作战会议时也能抽出时间稍微胡闹一下。

 但是只有一个人除外。

 二宫因为严重晕船,虽然在上船前一段时期还有点活泼但之后便是被大野智形容成晒好的鱼干一样一动不动的躺在暂用作会议室的自己和相叶的房间里。相叶无论是给他讲海上的景色还是做起滑稽的鬼脸想逗他开心起来也都丝毫没用,反而被骂了一句相叶氏笨蛋。

 樱井翔看到他们的互动笑个不停,在墙壁上贴这辆游轮的详细地图时才终于停下来,开始讲解明天将进行的抓捕活动。 

“总之就是明天清晨,除了松润在这里待机实时传达情况和处理突发事件以外,我们分别从房间出发,沿着各自的A1,B1路线,前往游轮最底层的内舱,然后…”好不容易讲完了计划,樱井翔合上笔记转头看向和自己分成两人组的另外一人,大野智似乎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于是问道“智君?听懂了吗?”

 大野智垂着头猫背看起来更加明显,整个人就像缩在座位里一样,不知道已经睡了多久。听到樱井翔忽然点名才慢悠悠的醒来揉揉眼睛“哎,我只要跟着翔君就好了吧。”

还真是睡着了,樱井翔无奈的笑了起来,“你还真是自由自在随心所欲啊。”

“大叔不一直这样吗。”就这么躺成鱼干几个小时的二宫终于是说话了,“而且还是个味痴。”

“我哪有。”带着微微的撒娇,大野智的面包脸的小表情真的看上去特别无辜可怜,但是床上的那个人也没好到哪里去,眯着眼睛似乎连张开眼睛都做不到了。

“你这样还能帮相叶吗。”看到这里的松本润忍不住吐槽道,把手撑在墙上盯着床上的人笑了起来,“我看这样相叶到是要反过来保护你了。”
“才不用那个笨蛋帮我呢。”
不过确实也像nino说的这样,松本润很确定他制造的屏障不会有半点遗漏,S级向导可不是随便说说的。
“那今天就到这里了,之后最好不要经常见面以免被怀疑。”松本润收起电子端,看了看表情个不一样的四个人,“具体消息就看端吧。”
应了他的话,樱井翔和大野智就告辞后轻悄悄的回了他们自己的房间。
一回到房间的大野智就一下把自己摔进了床里,仿佛刚刚长篇大论的不是别人而是他,用脸蹭了蹭软软的枕头,最后把头转向坐在他对面床上的人,毕竟那个人自从回房间后一句话都没有说只是仔细的看着电子端的。
“翔君,不觉得很无聊嘛?”
“嗯?还好吧。”樱井翔听见他的问话才放下手里的端,大眼睛亮闪闪的,一瞬间大野智都觉得有点像以前他养的那只仓鼠。
那只仓鼠被他翻过来的时候真的是蹬着腿超可爱的。
这么想着的他,似乎想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悄悄的探入他的精神世界。
“哎?智君?”樱井翔感到原本平静无波的屏障内传来熟悉的向导的精神探入。但他并没有过多在意,因为他们已经算是相熟的朋友。
大野智马上就开始下一步的动作,将自己屏障内对于樱井翔的感官能力进行加强。

 哨兵本就是五感极其敏锐,突然加强的感官使他注意到许多比平常更加难以捕捉也不愿意过多注意的杂音。比起其他感官,听觉得到了首先升级。上层房间里二宫不耐烦的打断相叶嬉闹的尖嗓,隔壁房间松润跟着端里音乐播放器哼唱的调子,甚至他自己无意识吞口水的声音,在大野智的操控下,都被放大了,不过一般来说这种情况是很危险的,但是他很肯定大野智虽然扩大了他的听觉的同时又竖起了某种阻断他不能听的声音屏障,某种程度来说也是一种温柔。
还有就是,大野智的向导等级一目了然。

 “感觉怎么样,翔君?”大野智用手托着下巴趴在床上轻声笑着“像不像扩音器?”

 “是挺像的,不过好像没什么实用性,声音太杂也不能投入抓捕活动中使用。” 樱井翔又皱眉听了一会,大眼睛眨着很认真的样子。

在放大效果下,大野智的声音清晰的传进耳中,樱井翔忽然觉得他说话的声音十分好听,和在医院时候on的工作模式相比,平时的声音更加温柔亲近,无论声调还是咬字全都独一无二的好听。

 “不能在实战的时候用的话,在翔君身上会有什么效果呢?”大野智想了想停下听觉的调高又为他调高了触觉。 

“这次是触觉?”樱井翔轻轻用脚踢了下就在旁边模仿咸鱼一样躺下的大野智。 瞬间和大野智腿上皮肤接触到的感觉从接触到的脚趾一直传递到全身。 “呜哦——”樱井翔吓得颤了下,与温热皮肤直接触碰的感觉还在全身各处停留着,就像是整个人被大野智抱着一样。不对,是真的被抱住了。

 大野智爬起来抱住了他。体温和被拥抱的感觉不断传递过来,不知是谁的鼓动的心脏不知为何声响愈来愈大,就快占据了整个脑内空间。

 樱井翔还在当机状态,回过神来慢慢的回抱了他。 大野智埋着头蹭在他的脖颈处,手臂搭在柔韧好捏的腰侧轻戳,毛茸茸的头发和腰上的触感弄得樱井翔痒痒的,靠着大野智不住大笑起来。 大野智一副得意的模样依旧不松手。 “停…停一下!我不行了!认输!我认输”樱井翔笑的眼泪都流出来。
身上的皮肤有些灼热,笑的有些喘不过气,上下起伏的胸膛和红扑扑的脸颊,大野智看着咽下一口口水,好吧他承认,他在第一次看到樱井翔的时候就已经有些被吸引了,再加上几天的相处。
他就有点,fall in love了。
“怎么了?”樱井翔似乎没想到他会沉默,以为是怎么样了压低着声音问道。
“没什么。”大野智自上的看着他,眼神里是很平静的,手上的动作却完全没有要平静的意思,他把手贴在樱井翔的小腹上,即便是隔着一件衬衫也让樱井翔瞬间汗毛全力,触感一瞬间触及到各个方位,让他不由得轻轻的唔了一声。
而这个唔声不但没有阻止到大野智,仿佛是鼓励一样的让他更加大胆的开始了下一步的动作,贴着樱井翔小腹的手慢慢往下摸去,避开主要地方抚到的是大腿。
“智..智君...那个怎么了?”
大野智并没有回答樱井翔,只是安静的继续手头的工作,就像是画画中的他一样,扭转着手腕在樱井翔的身上胡乱的抚摸着。
“智..呜...大野桑...唔!”完全无法承受这种感觉的樱井翔马上就开始发着抖,眼睛下面也有些泛红,他伸手推了推大野智的手,虽然他很想一下扯开这个向导,但是一想到他真要一动手不知道这个向导会是什么结果只能放软了力气。
放软力气的结果就是..没有结果。
在他身上胡作非为的人继续胡作非为。
“智!智君!”下身已经半立了起来,再这么被对待下去肯定是非常的危险,樱井翔觉得自己已经到了极限,只能很破例的大声喊了起来,“智!快起来。”
似乎也没想到樱井翔会这么大声的喊他的名字,手上的动作便是一个顿停,而这个顿停就给樱井翔找到了逃跑的机会,双脚踩上地迅速的溜进了厕所,‘砰’的把门关上了。
愣了一愣,大野智赶紧停止触感提高,生怕他在里面出点事。
樱井翔迅速的锁上卫生间的门锁,大口呼吸着,脑中仍停留着刚刚大野智在他身上抚摸的触感,他拼命抑制自己不要太在意,这次只是一不小心玩闹的过火,但是却无法像平时一样很快镇定下来。虽然大野智很快还原了他原有的五感状态,但如今身下的热度还难以忽视。“呼…智君…”他认命般的靠着墙解下裤子。

(向哨/os)VanillaRain香草雨

好久没联了❤️

一块板子:

和哲哲的接龙!@哲哲没有糖吃  


注意* 


山组os 


含微量竹马 


是向哨!向哨!向O/哨S


“医生,有人濒临奔溃!”
在嘈杂的人声中,这是大野智第一次遇到樱井翔。
那天是他调到B区的第一天,他都没坐定一会,茶也刚刚喝上一口准备先在桌子上趴着睡一觉的时候,他的门被狠狠地推开了。
而推开门的那个大力boy焦急的喊着有人要暴走了。
好吧好吧,大野智无奈的叹着气缓慢地起身,他特别想开口吐槽那么多医生为什么非要找自己,隔壁那个天天数钱的二宫医生比他更闲为什么不去叫他。
但是出于职业道德,他还是点了点头拿上箱子跟着那个人一起走了。 大野智快步穿过洒满阳光的走廊,皮鞋哒哒的响声愈行愈远。恰好是下午两三点钟的个人惯例午睡时刻,透过强化玻璃投射进窗子的日光白得格外刺眼。
情况不稳定的哨兵通常都是被单独且细心安置的,一旦大野智被告知要照料情况危急的患者,那么直到这位病患完全健康的离开康复中心之前,他必须全权负责他的一切情况。他跟着那位比他还要急上几倍的病人亲友赶到了房间,那人大喊着“翔酱!医生来了哦!”边用力推开了门带大野智进去。
白色,全部是白色。
无论是墙壁,地面,柜子,窗帘,床上的一切用品,甚至连躺在床上不断颤抖着的人看起来也是苍白的。他眉头紧锁闭着眼睛,全身裹在纯白的被子和病号服里,显得黑发和眼眶下的深色格外突出。
床上的人呼吸中带着淡淡的信息素味道,清浅的香草味道虽然若有若无,但还是可以察觉出这是一位哨兵。
大野智还是第一次见到B区病房内部的装修,纯白色的内饰,再加上隔绝一切声音的金属内墙壁,就像是一片死寂的天堂。 “已经没事了。”大野智沉默了一会才舍得打破这个寂静,而这声音明显是吓到的床上的人,毕竟这个人的精神体嚎叫了一声死死的盯着他,仿佛下一步就会飞过来狠狠的啄他,稍微往后退了一步大野智无奈的叹了口气“....我来帮你梳理。”

“不需要...”
床上的人终于是出声了,沙哑又颤抖的声音显然是已经到了嗓子的极限,恐怕是已经持续这个状态有一段时间了,而且还不找任何的向导为他梳理精神。
也不知道在倔点什么,大野智皱起眉毛想着,气氛有点尴尬。
“翔酱你这样会死的!”大亲友也不知道是感觉到了这个尴尬还是就是完全没反应过来,突然有些激动的喊出声。
那个哨兵倒是冷静的回道“人工向导素就可以了。”
“已经没用了。”大野智伸手翻了翻病历本,第一次如此快速的接话道,“你已经太过长期依赖合成的向导素了,无论身体上还是精神上,这一次的伤害都太深了。你需要一个向导。”
“.....”哨兵握紧了拳头,低垂着眼睛避开大野智的目光。
“可恶!谁都没想到塔里会有叛徒。”大亲友握了握拳头,然后看向他,“医生,我叫相叶雅纪,床上这位叫樱井翔,就拜托你了。”
“我叫大野智,刚来的。”
明明这种状况还能互相介绍,要是还有个旁观者在这肯定要吐槽出声,但是这两个人却完全没有自觉,等着相叶出去以后,大野智才重新出声“樱井君。” 樱井翔本想再次拒绝这位看起来就不靠谱的圆脸新人医生,然而干涩的嗓子却再发不出什么像样的声音来。大野智给他倒了一杯水喝下去,才稍有缓解。他尝试着趁樱井翔喝水的时候探查一下他的精神屏障,却被牢牢阻挡在樱井翔的精神世界外,也被带着压力的信息素拒绝着。虽然透明的屏障已经千疮百孔,能看出已经很久没有向导为他疏导过了,但仍然警惕的提防着看似和善的入侵者向导。
大野智接过递回来的水杯,坚定的转而拉住了他的手。同时脑海中的精神末端缓慢的接近着对方的屏障。
角落里樱井翔的精神体收起翅膀,大野智放出自己的精神体走到旁边蜷成一个球轻声呼噜着示好。
外强中干的脆弱屏障让他不敢有太大的动作,大野智只能一遍遍耐心安抚梳理着对方紧绷的精神末端。
“既然答应了相叶先生,我一定会救你。”他看进樱井翔明亮好看的眼睛,那里面装满疲惫。
“相信我。”大野智抿起嘴唇,握紧了他的手。
握住的手干燥而冰冷,似乎只有不断跳动起伏的脉搏才昭示着这个人活着的事实。
大野智试着开启自己的精神屏障,将自己和病床上的人包裹进去。
樱井翔此时才感受到许久没有过的,被向导照顾着精神世界的感觉。这和一直以来自己滥用的注射式向导素简直天差地别。如同夏日温暖时节降下得恰到好处的雨水一般,让人放松下来的向导素从和大野智紧握的手指尖一路传递到混沌不清的大脑。樱井翔本来因长期战争和叛乱造成的精神混乱和不断重复在脑内播放的战场上的噪音忽然消失了。自己像是漂浮在浅海的透明水母一般,一切都变得过于美好起来,连空气都变得轻飘飘的慵懒了。

一片寂静中只有自己跳动着的心脏由急躁不安慢慢平缓下来。樱井翔闭上眼睛,那位看起来软乎乎的向导轻声的话语隐隐约约的从对面传来:“樱井君,还可以适应吗?”
他迷迷糊糊的点点头,没想到大野君的精神力这么强,待在他的屏障里还有种莫名的安心,或许相信他也不错?
大野智为他疏导着精神中一个又一个看似死结的精神链,并且暂时为他屏蔽了过于敏锐的感官,耐心的平和着樱井翔的情绪。
过于专心梳理着哨兵的情绪,回过神注意到的时候,樱井翔已经睡着了。额发和睫毛的阴影被阳光拉长,嘴唇没有像之前一样苍白而是丰润的显出血色。大野智叹了叹气,开启精神屏障需要耗费的精神力不是一星半点,今天的工作又很累人。作为新来的医生又没有更多的患者要治疗,这不正是偷懒的好机会吗。
想来想去,大野智在变得缓和下来的香草味道中趴在床边睡着了。
“好梦,樱井君。” 这之后的几天大野智照顾的还算是有佳,本来还对自己有点警惕的樱井翔也开始放下那道墙,并且很快就痊愈了,在这里大野智不住的再次感叹S级的哨兵的厉害。
樱井翔,哨兵,精神体是一只大鹰,虽然翔君纠正过他很多遍了是鹧应,但对他来说并没有什么差别。人很好,特别爱吃,笑起来很可爱,而且还很帅。
他想着不禁有点勾起嘴角,不得不说翔君真的是他最喜欢的颜,但是在他的痊愈以后就一次都没有再见过面了。
有点想见他呢,大野智想。
不过很快,他与樱井翔的第二次面见就来了。
呆在风塔的他在几乎平静的度过了大半个月后,被发配了第一个任务——捕捉两个背叛的哨兵和他们的向导。
而他的搭档就是樱井翔。
“智君,又见面了。”面前的人似乎有些惊讶他的到来,但随后马上笑了起来,虽然可能是他的错觉他甚至觉得樱井翔在一下就放松了下来,“这几天拜托你了。”
“当然了。”大野智很满意的点了点头。
看着樱井翔先一步离开后离自己越来越远的背影,夹杂着海鸥声与海浪拍打的声音,炎热的天气让他有些失神。
直到背后被人狠狠地一拍,他一瞬间都没有反应过来眨巴着眼睛转头去看拍他的人。
是二宫和也,坐在他边上的那个天天打游戏的医生,嗯,算是旧识。
对于那次为什么那位相叶雅纪叫他不叫二宫他也在那之后很快就知道原因了,看着那两个人天天明撕暗秀的再迟钝的人都能猜到什么。
“大叔你在想什么啊。”
“什么也没有。”
“你可真厉害。”二宫和也把手臂搁在他肩上,转头向他挑了挑眉,“这还是翔酱第一次同意带向导做任务呢。”
“哎?”
“怎么样,你是不是运气特别好。”
“nino你和翔君很熟嘛。”
“怎么了突然这么问?”
“你看你都叫他翔酱啊。”
“....重点在这里?”二宫和也毫不留情的放下搁着他的手狠狠的上手拍了他一下,“是啊很熟,毕竟他经常和相叶氏一起做任务,这还真是他第一次带向导,你干脆把他拿下手试试?”
“你在说什么。”大野智扭开头不再看二宫和也,“总之我先走了,拜。”
“哎哎哎!别走啊大叔等等我们啊。” 这一次做任务的是五个人,准确来说是四个人,不过那位相叶同学非要带上自己的向导便临时改成了五个人,而他们五个人第一次相见已经是在任务地点,游轮上面了。
“这次我们的任务是拿下那两个哨兵和他们的向导,因为时间赶急所以没有在塔里说清就已经来了。”讲话的是一个向导,他拿着电子端将三张照片戳了出来,“就是这几位,我随后会把信息放松到你们的端里,哦对很遗憾的是,其中一位的向导已经死了。”
这有什么遗憾的,三个人不是更方便嘛?大野智很想吐槽他,但是还是给憋了下去继续开始他的发呆模式。
“我是松本润,是这次随同你们的调查员和...”
“哟!J!超帅。”躺在床上装死的二宫和也弹了起来狂鼓掌,也不管对方有没有说完话,“我们J超帅。”
“...总而言之,有什么事情都和我说我可以安排。”松本润也不怪二宫的插嘴,只是把话继续说下去,“两个人双人房和一个单人房你们准备怎么安排?”
“单人房当然是给你啦!”二宫笑着应道。
“反正捉住他们就好了是吧?”相叶雅纪坐在床边看着影射出来的照片,点了点头嗯了一声。
“你可别太兴奋。”樱井翔叹了口气打开了自己的端,“我一点也不希望自己的任务失败。”
“就是,翔酱失败率可是0。”二宫捏了一把床边的相叶雅纪的腰,得到了对方差点跳起来的动作笑着吐槽道,“你可以不要给别人添一笔墨。”
“才不会!”

TBC

好久没和哲哲合写啦超开心
这次写的是向哨的山组
虽然cp是山组但是大家都有出现ヾ(*´3`*)ノ
顺便这里是板子 团饭 红蓝双担吃sho右
一起来愉快的玩耍吧(´,,•∀•,,`)

(OS)《脚踝》

^随便一码 就是喜欢sho酱脚踝的利达的小甜饼

大野智超级喜欢樱井翔的脚踝,白玉一样的皮肤和突显的骨骼一次次的戳动着他的心。
只要是樱井翔没穿全包住的裤子,他的视线就会忍不住的被吸引,有时候还会为此而发呆。
当然结果就是被樱井翔吐槽的问道是不是又进入off状态。
还不是你的错。大野智很想这么回应的,但最终他也只能笑着摇着头没有没有的回道。

今天的休息室居然只有他们两个人,大野智不由得有点小小的期待,看着沙发对面交叉着腿的人没忍住的开口问道,“冷吗。”
“什么?”樱井翔显然是没跟上他的节奏,圆圆的眼睛看过来的时候写满了问号。
“脚踝。”
“啊..哦。”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脚踝,樱井翔笑着回答,“不冷啊。”
“那...”
“嗯什么?”
“那。”眨了眨眼,大野智直起身来,“我可以咬一口吗?”
“???”这下他对面的仓鼠彻底的懵了,不仅懵了还可能被吓着了,毕竟这个能说会道的人突然连话都接不上。
“不可以吗?”
“不...不是这个问题。”樱井翔又一次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脚踝,一脸为难的看了过来,“怎么..么突然?”
“那你就是同意了?”
“不要啊,好丢人。”
“做都做过啦,这有什么好害羞的?”
“???”懵了的仓鼠现在头上顶满了问号,似乎是对今天的利达的各种暴言惊的狂发愣,“你真的是大野君?”
大野智只是从自己位子上起身后一屁股坐到了他的边上,然后认真的看着他,随后又认真的看了看他的脚,“翔君,快来。”
“....但是。”
“那我帮你脱鞋子。”说罢他就上手了。
“不不不!尼桑!我自己来!”惊慌的翔君赶紧拉开大野智的手,在他的注视下缓慢的脱下鞋子,“这样就可以了吧。”
大野智没有回话,只是停顿了一下伸手抓起了樱井翔的小腿让他的脚踝凑到自己的嘴边,也没给对方半点反应,张口就咬了下去。
“痛!”脚踝的主人发出一声痛呼,然后伸手推了他一把。
效果是起了,不过很可惜是个反效果。
大野智自顾自的吮吸着突起的骨骼,再轻轻的咬了两口,手也没闲着捏着樱井翔的小腿肉。
“好痒。”
似乎没想到得到的回答是这样的,大野智停下了嘴边的工作抬头确认的看了一眼他家可爱的仓鼠。
他家仓鼠现在有那么一点点的脸红,可能是因为做的事情实在太让人害羞了,他反正已经不知道多少年没看见樱井翔脸红了。
很好吃的样子。
大野智将唇凑到他家小仓鼠的脖子边,停了一下呼气问道,“做吗?”
“不!做!啊!”
他家仓鼠气急败坏的喊道。

——end——

(荒狗)《晚安吻》糖糖糖日常

—寮里荒狗的日常
—糖!蜂蜜心的糖🍬
—性格有些掌握不当还请见谅


大天狗睡觉的时候不喜欢穿衣服,毕竟平时层层叠叠哪怕并不怎么碍到翅膀也一样让他浑身不自在。
不过荒川之主并不允许他裸睡,用他的话来说就是会生寒会生病。
对此大天狗嗤之以鼻,反问他见过像这样活了千年的妖怪生病的吗?
荒川却只是摆摆手说他不懂。
抵不过他的大天狗最后还是乖乖的穿上了浴衣,不过也就是把手往袖子里一伸,背后的领都挂在翅膀下面,露出来的是白花花的背胸腿。
之前还被寮里几只小妖笑嘻嘻的调侃皮肤好,不过这之后荒川就没再让他穿成这样出去过,穿成这样的时候也只躺上了床,要干什么就不得而知了。
荒川很喜欢晚安吻,刚开始只是亲亲额头亲亲嘴角的小小亲昵,后来逐渐就变成了亲脖子亲背亲腰。
虽然经常被大天狗反手一巴掌打上来,但总的来说还是半推半让的那个样子实在是讨人喜欢。

温柔的手揽过腰,荒川将吻落在那已经满是吻痕的背上,感觉手边的翅膀微抖突然起了坏心眼。
低下头接着将唇印上翅膀根部。
“荒川!你别太得寸...嗯!”
无视怀里人的威胁,轻轻咬起连接翅膀的边肉,用牙齿慢慢的摩动,而翅膀的主人马上用手狠狠的在他的手上抓了一把。
“痛。”
“那就松口!”
稍微停顿了几秒,荒川突然笑了起来,“怎么?汝起反应了?”
“没有,走开。”大天狗拽开环住自己的手,刚准备起身却被荒川一把又拽到怀里。
无奈的叹了口气开口问道,“要打架?”大天狗现在明显的一脸不耐烦,已经是准备伸手去拿那边上的扇子和荒川打一架了,但是荒川却只是亲昵的抱着他。
“所以到底想干什么?”
“吾只是想稍微温存一下。”
“你这是过头了。”拍了拍荒川的手,大天狗等到他放手才起身,他可没精力再起起摔摔的,“明天要去打御魂第十层,早点睡比较好吧。”
“是是,天狗大人说的是。”荒川靠到床背上,伸手撩起滑过自己指间的翅膀尖,“儒羽之鸦,可曾是如此之美?”
“那你也只是见的世面小而已。”
不否认的荒川只是笑了笑,低头亲了亲漆黑的羽间,“就算看到又怎么样,能有这双的半分之美?”
“少来。”展了展翅膀大天狗侧头看了眼荒川,“我可不记得荒川之主是会说这种情话的人。”
“这可不是情话,是实话。”
轻轻哼了一声,大天狗大步走向洗漱室,他当然知道自己的这双羽翼有多美,毕竟已经不止几个人这么夸过了。
但就算这样也并不代表他能开心,多少话里带着贪婪带着献媚带着畏惧,这种带着满满的爱意的话他还是第一次听见。
免不了有一些的害羞。
不过再害羞他也不会有多少表示,他都活了那么久了,不见得因为一句话而红透耳根然后说话疙瘩。
不过心情倒是愉快了许多,就连晚上被抱着睡觉都没有过多的挣扎,也因此迎来了少见的晚起的早晨。
“早。”
耳边传来了熟悉的声音,感觉湿湿的吻留在了耳边。
有些凹糟的躲开了一点,大天狗睁开水蓝的眼睛,“大早能不能不要那么腻。”
“吾这晚安吻都有了,早安吻也该给一个吧?”
“....随你喜好。”

啊,今天的寮也依然很平安稳。

“狗砸!阿爸我又抽到了一个荒川陪你!”
“...不需要,滚。”

——end——

还是第一次写荒狗 塔影想要的晚安吻和吻翅膀
没什么事情就写了 随便看看大家
顺便安利个all狗群 随便来玩 大家都很好的 门牌号 :599165188
来找我玩 来找我们玩